您现在的位置:

国奥 >

叶佳陆晔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七章:血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对于贺兰这么敷衍随便的解释,林峥嵘又不是三岁孩童,贺兰随便说什么,他都会相信。

    不久之前,沈家他的亲家母告诉过他,贺兰曾经被人**过。这件事贺兰能隐瞒了那么多年,不是她对那个人有感情,就是那个人有些身世背景,能让贺兰放弃告他。林峥嵘觉得那个**过贺兰的人就是沈阔,他心里已经有了断定。

    林峥嵘脸色阴郁,迈步走向酒店,进了宴会厅。

    见状,贺兰连忙追上去,跟在林峥嵘的身后,继续跟林峥嵘说着,“峥嵘,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怪我舍不得那些钱,没早些给他,如果早些给他的话,他就不会跟着我,今天出现在这儿了。”

    “峥嵘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让你丢面子了?”贺兰还在小心的试探着林峥嵘。

    早些年她跟林峥嵘结婚的时候,就是露出她温柔善解人意的一面,就是离婚时,她也没有跟林峥嵘撕破脸皮,她都是一个劲儿的说为了孩子能生活得更好,为了多分点财产。

    不过也是她自己一时给忘记了陈秋那天在宴会上说过的话,陈秋说过她的小叔子曾经**过她。她看着林峥嵘的态度,心里也隐隐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劲,忽然想起来时,她真的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距离上次陈秋当着林峥嵘的面,说她被沈家小叔给**过的时间,也不是离的很久,她现在的心思都放在帮她儿子身上,一时给忘记了。

    贺兰又连忙小心翼翼的说着,“峥嵘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那件事我想忘掉。他来找我,我怕你会生气,所以一直都是避开。今天他找到这,威胁我,我也不得不把那钱给他。”

    “贺兰,我在想,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情也在骗我。”林峥嵘对贺兰的信任现在是彻底为零了。

&患上癫痫病的患者有哪些不能吃的东西?nbsp;   站在不远处的林安安看到他们在争吵,眼底微微泛起一丝冷笑。看来时,贺兰见沈阔的被林峥嵘撞上了。林峥嵘的心可是比针眼都小,他不允许他的女人对他有丝毫的背叛。

    如今贺兰能享受到林峥嵘给她的待遇,不过是因为她跟林峥嵘离婚后,没有再嫁。

    估计是贺兰和林峥嵘离婚后,这么多年在国外没有遇到什么有钱的男人又刚好愿意娶她,所以才会一直都没有再婚。

    此时,主持人站在台上,拿着麦克风开始说着,“今天是我们林氏成立第三十二个年会,我们欢迎林董事长上来为我们说几句话。”

    年会的流程林安安都看了,林峥嵘发表演讲过,就该是几个分公司的人开始演讲了。

    林峥嵘下来之后,先是林煜上台演讲。林浩淼迎上了林峥嵘的面前,他面露悲恸之色,“爸,我知道今年年会是您最伤心的一年,您放心,我会陪着您,年三十也会陪着您一个过。”

    “嗯。”林峥嵘脸色更是难看,他这个儿子好像是没长脑子一样,专挑拣他的禁区来说。

    “爸,我跟您说,您可别太信任兰姨他们母子三人,我担心您今后也会跟珊姨一样。爸,我知道我说这话不好听,可是自古忠言逆耳。真的,我建议您,还是早点立遗嘱比较妥当。”

    听言,林峥嵘伸手推开挡在他面前的林浩淼,迈步走向一旁。

    林浩淼就惦记着自己能继承到林峥嵘多少的财产,他喜欢吃喝玩乐,他管理的那家公司连续两年都亏本了,他真的很担心,等林峥嵘一放手不管,公司没了,他又不得林峥嵘欢心,到时候他什么都没有。

    主持人喊到林浩淼上台说两句,他才没有再继续追着林峥嵘,让林峥嵘赶紧立遗嘱的话。

    发言的话武汉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基本上都是一个模式,这一年来怎么样,明年打算怎么样。轮到林安安上台时,林安安没照着他们那话说,而是说了,“爸让我和林煜比赛的事,相信在场的各位都知道,我管理公司到现在,大家也都有在关注。我们的比赛,会在你们的监督下,公平、公证、良好的完成。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林峥嵘看着林安安,越发的觉得这个女儿变了,心思多了不少。

    该发言的都发言完了,然后主持人开始发挥她活跃气氛的作用,“年会,我们是一年一次,在今天为了让大家玩得高兴,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很简单,赢了这个游戏的人,就会获得公司抽奖的机会。也就是今天的抽奖环节,不止是每个人都有一次机会。”

    主持人这么说,大家都是跃跃欲试,对这个游戏期待极了。

    “第一轮的游戏很简单,任意选择自己手机号码簿里的一个人的号码,拨通后,三秒内电话接通的人,有机会获得一次抽奖机会。当然我们现在的人太多,一起打电话我没办法监督。你们先选择出来一个号码,我手里拿一个纸条,附和我纸条上面选项的,可以拨打号码。附和人数的在五人内,如果人数超过五人,则要问下一个问题,你拨打的号码的那人生日、血型、还有脚穿鞋的大小。”

    规则都说完了之后,所有人都配合的翻出手机号码,第一轮筛选的条件,是给五十岁以上的人打电话。

    这个游戏是林安安想的,所以不出她意料,林煜选择了给贺兰打电话。

    林安安则是给林峥嵘打了电话。

    两人符合了第一轮,主持人笑了笑,问了他们所拨打号码的人,“你们拨打的那人生日、血型、穿鞋的码数,请回答。稍后电话拨通后,我们再和对方求证。如果正确,再和对方是同样的血型,我们将给予超级豪华大奖。”

    林煜回答:“我妈原发性癫痫病都有哪些治疗呢妈,生日七月十八,血型o,穿三十七码的鞋子。”

    “我爸,林董事长,生日二月二十三,血型a,穿四十四码的鞋子。”林安安浅笑,看到林煜脸色开始变了。

    还有剩下两个人也依旧回答了问题。

    贺兰慌了,她突然怒斥道,“谁想出来玩这个烂游戏,不许玩!”

    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贺兰,这个很简单很普通的游戏,却让贺兰的神色大变。整个气氛,也因为贺兰突然发火被破坏了,显得特别的僵硬。

    林峥嵘不悦的瞪了一眼贺兰,“如果想在这继续待下去就闭嘴,如果不想待下去,现在就出去!”

    “我”贺兰是知道林峥嵘对她的怒气还未消,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话阻止,耳边又听到林峥嵘说游戏继续时,贺兰又连忙说着,“换个游戏玩,这个游戏透露了太多的**,不太好。”

    主持人也为难了,她也没觉得这个问题透露太多**了。

    站在台上的林安安看向主持人,“那就换下一个游戏吧。”

    刚才有机会能赢的那两个人都是神色蔫蔫,总之大家的兴趣也被弄散掉了不少。

    于是主持人又露出了微笑,说了下一个游戏,“我们这个游戏的玩法,是知道我们公司老总生日血型爱好的同事,可以上来抽奖,比谁知道的多,挑选三名抽奖。”

    玩这个游戏,贺兰还是担心,插嘴说了一句,“这个游戏还是跟上一个差不多,主持人你会不会挑游戏?”

    “你们继续,这个游戏挑五名抽奖,奖品我来定。”林峥嵘音量磅礴,说了这句话。

    很显然这个游戏就是证明这些员工对公司老总了解多少,林宜宾癫痫病要治疗多久峥嵘也想了解一下,这个公司里有多少员工爱戴他的,这个游戏不伤大雅,也简单,适合所有人参与。

    游戏开始进行,林峥嵘听到很多员工都提到了他,他的脸上露出笑容。

    直到有一个话音响起,“林煜,林总,生日十月十一号,血型”

    “说错了。”林煜打断那人的话音。

    林峥嵘开口说了句,“我怎么记得就是十月十一号?”

    “血型是b。爱好”那人又接着话说着。

    刚才有留心的人都记得林煜说过他母亲的血型。林董事长的血型他们都知道,于是有个人冒出来,说了句,“林总,您血型是b吗?她是不是说错了?”

    林峥嵘的脸色骤然巨变,他迈步走出去。

    这个时候贺兰不跟着出去解释不行,她又太过担心,便看向林煜,眼神示意林煜出去。

    林安安嘴角微微上扬,她只能说真的是太不巧了,就只是玩这么个小游戏就被试探出来了。如果林煜的血型跟他母亲一样,那倒还是需要她待会取走林煜喝过酒的酒杯,拿去做亲子鉴定。

    刚走出宴会厅外的林峥嵘,突然转身,看到他身后跟着出来的贺兰,猛然掐住贺兰的脖子,双眸变得猩红,“林煜不是我的儿子,是刚才和你见面姓沈的儿子,是不是!”

    被掐住脖子的贺兰拼命的挣扎,脸色已经憋成了紫色,只能发出痛苦快要窒息的声音。

    林煜紧跟其后的走出来时,眼前看到的一幕是他的母亲在掰着林峥嵘的手,林峥嵘怒气肆意,像是恨不得马上掐断贺兰的脖子。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ycz.com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