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护肤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爱是克制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苏慕烟浑身一震,有些惊慌的转过身。

    是去而复返的秦雯,她手包落在了这里,所以回来取,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段话。

    一直以来,除了老爷子外,其他人都在猜测,为什么苏慕烟执意要跟河西爵离婚。

    在别人看来,这段婚姻,多少是苏慕烟高攀了河西家,她应该更珍惜才对,况且河西爵对她,也是真心实意。

    可没人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坚持,包括河西爵,最初都只是以为她放不下楚狂歌,才会那么固执的选择离婚。

    秦雯也因此误会过苏慕烟,到后来看到她跟楚狂歌之间的清白,以及她对孩子的那份爱,才消除了这个疑虑。

    可她想过无数的可能,都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件事情。

    尽管刚才的那番话里,苏慕烟并没透露太多的消息。

    可河西家经历过这件事情,所以秦雯知道这件事情的利害,才会这般惊愕。

    在秦雯不敢置信的表情中,苏慕烟艰难的点了点头。

    秦雯扶着额头,一阵叹气,“我真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情,难怪你那么坚持,难怪老爷子不顾河西爵反对也要送你走。”

    苏慕烟低着头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掉眼泪。

    秦雯认识苏慕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掉眼泪,哪怕在老爷子出事,面对众人指责的时候,她也没露过一丝怯意。

    最终,她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慕烟,委屈你了。”

    “妈……”苏慕烟咬了咬唇,“你可以帮我吗?”

    这一晚,睡在老宅的苏慕烟,心里很不安稳。

    她又想借助安眠药让自己入睡,无奈没有带在身边,洗了澡之后,就躺在床上,看了好一会的书,没有半分的睡意。

    此刻外面下起了小雨,气温很低,可她却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看癫痫比较权威医院着那丝丝雨水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细微震动,让她回过神来,从阳台上回到屋内,暖气扑面而来,让她狠狠的颤抖了几下,才走到床边,抖着手拿起手机看了看。

    是河西爵打来的微信电话,她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已经长时间无人接听而自动切断,苏慕烟看着对话框,有些走神。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她才急忙找来耳机线,插入之后接了起来。

    “睡了吗?”河西爵的声音很轻,就像是用气息在说话一样。

    这样的说话方式,会给她一种他就在身边对着自己耳朵说话的感觉,苏慕烟握着电话的手都紧张到出汗了,才支支吾吾的说道,“还没呢,不然怎么接你电话。”

    “嗯……”他绵长的拖了一个尾音,“烟儿,我的心理很奇怪,我既盼望你现在就睡着了,又不希望你睡着,因为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苏慕烟听着他重重的呼吸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那你怎么还不睡?”

    “想你了啊。”

    他说得直接,却足够让她动心。

    “那现在听到的声音了,可以安心了吗?”她的声音也变得无比的轻柔起来。

    “嗯,在打电话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更没有睡意了呢?”

    “河西爵……”

    “我舍不得挂掉电话,舍不得你睡觉,就想听你的声音,想听你的呼吸,烟儿,你想我吗?”

    河西爵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只要是女人估计都把持不住,即使镇定如苏慕烟,也是如此。

    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呼吸有多么的急促,听在河西爵那边,有多么的诱人。

    他真想用尽力气,去吻住她的唇,将她这些诱人的呼吸声,都吞下肚子。

    “那你……也要……睡觉啊……”苏慕烟说得很艰难,甚至还因为口干而吞了口水。

    河西爵听得一阵激动,“烟儿,你吞口水的声音好癫痫病如何进行检查和治疗大,听得我好激动。”

    苏慕烟急忙捂住了耳麦,慌乱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捂住耳麦,我想听你的声音,我想听你的呼吸声,很好听,很诱人……”

    “河西爵……”

    “你知道上一次我醒来,发现你已经睡着了,但电话还没挂断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苏慕烟摇了摇头,猛地想起他根本就看不见,又浅浅的说了一声,“不,不知道。”

    “我听见你打呼了,傻瓜。”

    “……”

    “好可爱,好像咬一口的感觉,我老婆怎么这么可爱呢,跟平日里的她一点都不像呢,好想捏一捏你的鼻子。”

    河西爵对她诉说着他的思念,苏慕烟的心也在这一刻变得柔情万种起来。

    哪怕是块冰山,也会因为他一点点的温暖而融化。

    可越是这样,苏慕烟才越是后怕。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爱是克制,喜欢才是放肆。

    对苏慕烟来说,就是如此。

    正因为爱他,她才会克制自己,才会希望对方更好,而不是因为自己自私的爱,而让对方陷入困境。

    就如同当年的唐绵绵一样,很多人可能都没办法理解,为什么唐绵绵会选择跟龙夜爵离婚,远走他乡。

    因为爱一个人,并不只是占有,而是希望给他最好的,哪怕是自己认为的,最好的一切。

    两座城,两个人,两个手机,一个世界。

    此刻他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诉说着对对方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wild盛宴在江城举办,收到请帖的人基本都汇集在了江城。

    河西爵一下飞机,朝南就已经在机场外等着了。

    接机之后,他迅速脑外伤8年引起的癫疯病的汇报工作,并且还带来了参加盛宴的衣服以及需要的一些东西。

    “家里没什么情况吧?”河西爵一边查阅资料一边例常的询问朝南。

    禅南如实汇报,“最近一切都很正常,少奶奶每天就是去医院看老爷子,和回家陪孩子,昨天少奶奶娘家的人来老宅看她了。少奶奶的心情似乎还不错,昨天下午还和大小姐一起打了网球。”

    河西爵点了点头,算是满意这样情况,“苏云溪那边呢?”

    “苏云溪已经在国外安顿下来了,选了一所私立学校,其他到没什么动静。”

    “邵阳。”

    “邵阳的父亲动用关系,给邵阳免了五天的拘留,现在出来了,但被邵阳的父亲责罚关在家闭门思过,邵氏因为这一次的风波,损失了不少,他父亲估计最近不会让他出来抛头露面了,毕竟这件事情的风波还没算完全的过去。”

    “嗯。”河西爵合上文件,取了一旁的衣服,就这么在车子里更换着,“一会送我去了wild,你就直接离开,不要逗留。”

    “二少,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朝南有些担忧的问道。

    河西爵扣着衬衣的扣子答复道,“wild是什么地方?一旦有人在外面停留徘徊,肯定会引起注意,我这一次去,只是去摸底的,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否则我之前做的那些都会前功尽弃了。”

    朝南跟在河西爵身边这么久,哪能不懂,只能听从他的安排,“好,那二少你自己小心些。”

    抵达wild,已经是晚上九点,盛宴正是开始是十点,时间刚刚好。

    已经更换了衣服的河西爵,下了车,面色沉着的走向大门。

    因为盛宴在这里举办,所以这里的安保工作也做得十分的到位,从外面到大门,便有着好几十的保安在轮流巡逻着。

    进入盛宴,需要出示请柬,而且这请柬也是精心制作,外面绝对高仿不来的。

    河西爵拿出请柬,对方用特制的仪器检验过后,便允许他入内。

    穿过灯火辉煌的前厅,便是后方的正厅了。

 &齐齐哈尔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nbsp;  正厅十分气派,能容纳下三四百人同时观看表演,与外面灯火辉煌不同的是,这里的灯光充满了迷情的味道。

    里面多的是各色美人,黑发金发,应有尽有。

    大厅的设计,就类似斗兽场一样,围绕着中间的表演台。

    能坐在最前排的,自然是位高权重之人,而河西爵是将门之后,自然能坐在前排。

    河西爵入座,视线慢慢扫过前排。

    前排只有五个位置,除却他之外,有龙三爷,宁城的君彻,华光的靐少,和一位河西爵也觉得意外的人。

    这位,说起来河西爵也是认识的,只是不是很熟,他的父亲到是与爷爷是战友,所以在这里看到他,河西爵很意外。

    比起他,自己这红三代的地位到是有些拿不上台面了,只不过因为这一次的盛宴在江城举办,而四大豪门里,除了龙三爷本来就与这wild有关之外,自己是唯一一个出席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位置。

    这位大佬的出现,也让河西爵明白,为何爷爷会阻止自己彻查wild了。

    后面四排里,河西爵也发现了不少的熟人,其中以邵阳和楚狂歌为首。

    按理说邵阳这种地位的人,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才对,河西爵往邵阳的方向看了好几眼,他也发现了河西爵,还举起酒杯,跟他隔空干杯,嘴角的笑意更加邪气了。

    河西爵蹙了蹙眉,收回视线,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表演台。

    这只是热场表演,五个笼子里关着五个赤身裸,体的女子,她们身材曼妙,身上画着很重的油彩画,将重点部位不着痕迹的装饰,让人看了不腻,又觉得有美感。

    只是她们的脸上都带着精雕细琢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她们的容颜。

    随着音乐的律动,她们扭动着自己曼妙的身躯,发出一阵阵诱惑人的声音,惹得在场不少的男人一阵阵激动。

    时隔五年,在坐在这里,河西爵的心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ycz.com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