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苹果汇 >

秦暮楚楼司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四章:爸爸,我想你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

    『小♂说÷吧→<a href=" target="_blank">』。

    下课后,鸢尾坐在教室跟前的草地里,看着无数的车辆正托运着一台又一台的钢琴往对面的多媒体大楼去了。

    “鸢尾,你瞧!又有好心的大老板赞助了咱们学校呢!听说这回是一百台钢琴!而且,又是咱们班的某位同学的爸爸!我可真就好奇了,这位好心爸爸到底是谁啊?上次是赞助了一万本图书,上上次是赞助了一千台多媒体投影,这回直接来了一百架钢琴,你说这人家里是多有钱啊?可我们班好像也没见着非常非常富有的大土豪啊?是不是?”

    “……嗯。”

    鸢尾把头往后一枕,眯眼看着头顶刺目的太阳,显然对于班上这位大土豪是谁,她并没有什么兴趣。

    “鸢尾,你不好奇是谁的爸爸吗?”同学歪头问她。

    鸢尾摇头。

    不好奇。

    因为,反正不可能是她的爸爸。

    早在六年前,她就已经没有爸爸了!

    所以,无论是谁,都不关她的事,知道太多,不过只是徒增她的羡慕而已。

    “你不觉得奇怪吗?”同学又神神秘秘的跟她说道:“你没注意吗?每次班主任表彰这位同学的爸爸的时候,眼睛总是看向你,她虽然没提这个同学的姓名,但我们大家都觉得老师说的这个人的爸爸就是你呢!鸢尾,你家不会是个隐藏的大土豪吧?”

    鸢尾‘噗嗤’一声笑了,偏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同学,说道:“在我五岁那年,我爸爸为了保护我妈妈,牺牲了!”

    “……”

    同学噤言了。

    鸢尾把视线重新头像天空,仿佛那里就住着她爸爸一般,“所以呢,这个人有可能会是我们班上的任何人,但绝不可能会是我。”

    “对不起,鸢尾,我……我不知道。”同学连忙同她道歉。

    “没事,这都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知道我爸爸活在我们心里就行了!”鸢尾展颜一笑。
得癫痫几年了还能治好吗r>     却听得班上有同学在喊:“喂!快去看啊,听说我们班上那位善人爸爸露真身了!这会儿在校门口还没来得及走呢!快快快,快去围观!”

    而后,就见一群人朝校门口狂奔了过去。

    “鸢尾,我们也去瞧瞧!快……”同学扯了扯地上的鸢尾。

    鸢尾实在没什么兴趣,可又不愿扫了朋友的兴致,只好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她一块儿去了。

    等她们俩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坐进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里去了。

    她们见到的只有最后被他的下属收进车尾箱中的一台折叠好的轮椅。

    “天啊!这到底是谁的爸爸啊,好帅啊!”

    人群中,好几个同学在连声感叹着,“长得也太好了些吧!”

    “你们都见到了?”

    和鸢尾后来的同学因为没有一堵这位隐藏富豪爸爸的尊容还颇为遗憾,“长什么模样啊?”

    “超帅的!”

    有人说道。

    鸢尾意兴阑珊的挑了挑眉。

    很帅吗?

    “肯定没有我爸爸帅。”她小声嘀咕了一句。

    没有人听到。

    也没有人会知道她对于‘爸爸’的向往。

    “不过可惜的是,他好像是个残疾人。”

    “对,我刚刚看他还坐着轮椅呢,是被人扶上车去的。”

    看吧!果然,人无完人。

    “残疾?那也太遗憾了吧?”鸢尾身边的朋友唏嘘一声。

    “不过他虽然是坐着轮椅的,但是气质好好啊!”

    “哎呀!好可惜,我们来晚了一步!你们到底看出来没,是我们班上谁的爸爸呀?”

    “不是鸢尾的吗?”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把目光齐刷刷的就朝鸢尾投射了过来。

 &承德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nbsp;  鸢尾被大伙儿看得有些毛毛的,顿了顿后,才平静的说道:“六年前我爸爸就走了,所以,不可能是我爸爸!”

    说完,她转身便走了。

    留下所有的同学,愣愣的站在那里,皆是一脸的唏嘘。

    鸢尾承认,这会儿她真的有些想爸爸了!如果可以,她多希望那个大圣人就是她的爸爸,可是,她比谁都清楚,那根本不可能!

    鸢尾抬头看天,不知是因为太阳太刺目了,还是因为别的,她的眼眶忽而潮湿了一圈。

    “爸爸,小尾巴想你了……”

    ………………………………………………

    暮楚下班回来,还来不及把包放下,陈玉就迎了上来,接过了她手里的包,一边小声同她说道:“你赶紧进去看看小尾巴,今儿不知怎的,一进门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我跟她说话她也蔫蔫的,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只说心情不好,也不知是不是在学校里被同学给欺负了。”

    暮楚往女儿的卧室方向看了一眼,一边换鞋一边安抚陈玉,“妈,你先别着急,我去看看她。”

    “好。”

    陈玉哪能不着急呢!自己可就这么一个小孙女儿,宝贝着呢!

    暮楚来不及进自己房间,去直接去了鸢尾的卧室。

    女儿这会儿差不多快到叛逆期了,是该随时了解她的心情,多关心关心她了。

    “咚咚咚——”

    暮楚在门外敲了敲女儿的门。

    这是当妈的对女儿最起码的尊重,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可哪知,敲了三下门,没有反应。

    暮楚又敲了三下,结果,里面仍旧没有人应。

    莫非是睡着了?

    暮楚只好轻轻地推开了门,从门缝里探了个脑袋进去。

    果不其然,女儿这会儿正合衣在床上躺着,耳朵里还塞着两个小耳机,也不知她到底在听些什么。

    暮楚轻步朝床上的她走了过去。

    这会儿,小尾巴已经睡得很酣癫痫病频繁发作是怎么回事呢了,暮楚轻手轻脚的把耳机从她小耳朵里取了出来。

    暮楚有些好奇女儿到底在听些什么,于是就把耳机贴到自己的耳朵旁听了听,却在听到里面那熟悉的声音时,暮楚只觉心一痛……

    “从前,有一个漂亮的小公主……”

    是六年前她生病的时候,她爸爸录给她的童话故事。

    暮楚从没想到直到现在这小丫头竟还会听着它们入眠。

    原来,她也在时时刻刻的惦念着她的爸爸!

    暮楚的眼眶微微湿了一圈,她无比心疼自己的女儿。

    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爸爸,而她从小到现在已经十一岁了,然享受到的父爱却连一年时间都没有。

    一到五岁,是她的过错,是她的自私而导致的,可五到十一岁,甚至十一岁以后呢?暮楚不知这到底该算作是谁的过错,更不明白他楼司沉到底有什么样的难言之隐才导致他连自己的亲生骨头都可以不管不顾了。

    暮楚轻轻地拍着女儿的肩膀,安抚着她。

    小尾巴睡得并不沉,暮楚一动,她便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来,“妈妈……”

    “妈妈吵醒你了?”

    暮楚有些抱歉。

    小尾巴摇摇头,“本来也没睡着。”

    她说着,就坐起了身来。

    “奶奶说你今天心情不好,怎么回事?要跟妈妈说一说吗?”

    小尾巴摇了摇头,“其实也不算心情不好……”

    “那是什么呢?”暮楚看一眼挂在女儿脖子上的耳机,猜测道:“想爸爸了?”

    小尾巴的小心思被妈妈看出来,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但最后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轻轻回道:“有点……”

    末了,似又怕引起暮楚伤心似的,连忙问暮楚:“妈妈,我这样会不会让你也心情不好?”

    “不会。”

    暮楚知道那个男人还活着,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至少她这些年的祈祷,算是实现了。

    暮楚心疼的摸了摸女儿漂亮的脸蛋儿,“怎么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忽然就想爸爸了?”

    “从前也想,但今天特别想……”

    于是,小尾巴把今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一一都同暮楚说了一遍。

    “我虽然没见到那个同学的爸爸,不过听见到他的同学说,他长得特别帅,我当时就想啊,再帅也肯定帅不过我爸爸的!对吧?”

    “对。”

    暮楚点头。

    这一点,她还比较认可。

    她和女儿的审美向来一致。

    “不过后来同学们又说这个叔叔是个残疾人。”小尾巴言语间里露出几分遗憾来。

    “残疾?”

    暮楚一怔。

    “对啊。”

    小尾巴点了点脑袋,“我去的时候虽然没见到他人,但是我看见他的轮椅了,腿脚确实有些残疾。”

    暮楚神色怔怔然,脑海中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来,莫非女儿嘴里的这个圣人其实就是……他,楼司沉?!

    “妈妈,还有件事也很奇怪,每次老师要表彰这位善人叔叔的时候,她总是看着我说,所以弄得全班同学都以为那位善人叔叔是我的爸爸。”小尾巴耸耸肩,扬扬眉,故作轻松的笑说道:“我倒希望他是我爸爸呢,只可惜不是……”

    “这位叔叔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你们学校捐赠的?”

    “好些年了吧?”

    小尾巴想了想,“从前就给我们学校捐赠过很多东西,但之前都没有露面过,今天还是第一次来我们学校呢!我记得第一次给我们学校捐赠图书的时候好像是……”

    小尾巴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手指头,认真的数着,“好像是我两年级还是三年级的时候吧,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所以,那个时候楼司沉其实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他明明就在关心着女儿,可为什么他就是不肯认她们呢?难不成真是因为腿疾问题?

    『小♂说÷吧→M.XiaoSHuob.CoM』。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ycz.com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