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博客精选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1066章 神使?神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看着眼前打扮怪异的黑人,段飞脑中不由的想起了曾经在南非丛林里进行死亡游戏的耶稣,那个曾经世界杀手榜的第一人,那是一次真正的死亡之旅,好几次段飞都险些将自己的生命丢在那里,不过最后他终于活着走出了那片原始丛林,将耶稣永远的留在了那里,可是打架却是他在床上足足躺了半个月才能下地,不是亲身经历,永远不可能感受到耶稣的恐怖……

    而眼前这个自称神使并且早已经在杀手界除名的家伙却是一个和耶稣不相上下的恐怖人物,段飞怎么能不重视?

    只不过此时段飞更加重视的却不是这个自称神使的阿仆,而是那个从出现后就始终站在小树林里没有走出来的瘦弱的身影,那是一个身都报过在黑布仅仅露出一双眼睛的人影,虽然那个人身上没有神使阿仆那么强大的气息和气场,可是段飞却相信这个人更加恐怖,甚至比眼前的神使阿仆都要恐怖,因为他刚刚的第六感和强大的感应力所忽略的就是这个人。

    “想不到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啧啧,看来我的名字依旧没有让人真正的忘记。”神使阿仆声音嘶哑的说道。

    “自称是神使却做着恶魔交易的人,世界只有你一个,世界又怎么会忘记你?”段飞反问道,他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对方的来历,他相信,这个神使阿普虽然曾经很厉害,但是也绝对不知道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杀手界如昙花一现并且灭杀了耶稣的影子,否则,这个神使阿普见到自己的时候第一句话就不会称呼自己哈迪斯,也不会表现的如此轻松。

    “啧啧,哈迪斯果然是哈迪斯,整个欧洲世界地下王者般的存在,竟然对我们杀手界的事情这么熟悉,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神使阿普嘴里说着吃惊,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吃惊的颜色。

    “不过有一点你却不知道,我要给你纠正一下。我现在早已经不再是神使,而是神仆,我是我神最忠实的仆人,不过神使好多年。”神使阿仆或者说神仆阿仆很得瑟的说道。

    “只是一个称呼,很重要吗?”段飞笑眯眯的反问道。

    “当然重要,这代表了我对我神的崇高信仰,你这样称呼我回让我神以为我对我神的不敬,所以……”神使阿仆虔诚的双手合十道。

    “所以,你要超度我,来显示你对神的虔诚?”段飞冷笑,眼前这个神使阿仆果然和传说中一样,是个婆婆妈妈喜欢把我神挂在嘴边的怪胎。

    “佛曰,所谓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神使阿仆再次双手合十。

    “草。”段飞心里咒骂一声,嘴里却是嗤之以鼻:“好像这句话应该叫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吧?”这神使阿仆口口声声我神,竟然还更改印度佛教的箴言。

    “对啊,正是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对吗?”神使阿仆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

    “我日!”段飞郁闷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印度阿三给绕进去了。

    只不过这也是一瞬间的事情,瞬间后段飞就恢复了冷静,冷冷看着神使阿仆:“神使阿仆,你到中国来到底为什么,刚刚你已经跟踪了我很长时间却不现身,到底什么目的?”

    神使阿仆笑道:“你错了,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路过。”

    “行,就算你只是路过,那你路过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段飞懒得计较阿仆的文字游戏,再次问道。

    “我要说我没有目的,只是在游山玩水进行服从我神的教导进行苦行憎的修行,你信吗?”神使阿仆看着段飞问道。

    “不信。”段飞嗤之以鼻荆门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这么扯淡的话要信除非是傻子,不过他却知道,自己不是傻子,可是眼前这个神使阿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变态,他记得杀手界有个传说,说这个神使阿仆在一次暗杀任务成功后忽然感觉自己杀错了人,这个刺杀的对象不应该死,于是,他就将这个被刺杀对象的心脏挖了出来,摆在桌上,然后一个人对着那颗心脏不吃不喝的念经了足足三天以表示他对对方的忏悔,清酒对方的原谅,而这还不是结束,三天之后超度完毕,这个神使阿仆竟然拿起那颗已经风干了足足三天三夜都变了颜色的心脏一口口吃了下去,并说他要用自己广阔的胸怀去化解对方的怨恨……

    当然,这只是关于神使阿仆的一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没人能够证明,毕竟,阿仆是不是真的吃了一颗快要风干的人的心脏没有谁亲眼看见,但是不可否认一点那就是这个神使阿仆确实是一个变态,准确的说,他是一个嘴里口口声声喊着佛祖我神的号召手里却做着恶魔生意的变态,而他杀人的方式也是层出不穷,惨不忍睹,让其他的许多职业杀手都感觉到恶心和不可思议,比如,他杀了一个人后会根据对方的遗愿竟然背着对方僵硬的尸体走上一整天然后扔到一条河里,说的满足死人最后一个愿望,总之,这种变态的事情正常人是做不出来的,可是阿仆做的出来,不但做的出来,而且层出不穷,因为他说这让他觉得安宁,这样佛祖和他心中的神就不会责怪他。

    段飞也听过有关神使阿仆的一些传言,只不过却并不信,至少他不绝不会相信他会真的把一颗风干的心脏给吃下去,既然没人看见,他觉得这些传言很可能就是这个阿仆自己传出来故意增加自己的神秘性的,至于其他一些相关传言段飞也是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总之,他相信一个人可以变态,但是绝对不会变态到阿仆这个境界,他要真有这么变态,那他怎么能做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

    “你不信就算了我说的真是实话。”阿仆有些伤感的说道。

    “说出你的真正目的,我不相信你跟踪我这么久只是为了跟我扯淡,如果是这样我不奉陪了,你自己玩吧。”段飞不屑道,眼神再次看了一眼站在小树林深处那个瘦弱的身影。

    “哎,想不到死神哈迪斯也有赶时间的时候,难道身为死神的你已经坠入了凡间,被这花花世界所迷惑?”神使阿仆的嘴里继续胡说八道,好似没听见段飞的警告一般:“西方地域和我方虽然不同,可是你毕竟不是凡人,怎么能流连凡尘俗世……不过,你那个马子倒是真漂亮啊 ,难怪你会着急……”神使阿仆依旧装出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只不过说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态忽然一变,眼中更是射出两道灼热的光芒,而这光芒却正是看着不远处云诗彤那风华绝代的身影……

    “想不到你也会喜欢女色?”段飞嘴里不屑的冷哼一声,心中却是突的一跳,警惕心顿时增加了一倍,同时的往身后还没有离开的云诗彤那里扫了一眼,心中很是郁闷云诗彤竟然没听自己的话离开,结果他现在根本没时间去顾及云诗彤,现在他跟神使阿仆虽然嘴里胡说八道,可是两个人人身上的气机却被互相锁定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谁一动就会落下风,这神使阿仆可是跟耶稣一样等级的超级恐怖人物。

    “我只是我神的仆人,又不是真正的神,为何不能喜欢女色?再说,我信奉我神我佛并不计较女色,只要我心中没有女色,即便是我身边有十七八个美女我也是洁白无瑕的。”神使阿仆道貌岸然的说道,脸上再次恢复了神棍色彩,只不过眼角的余光却依旧盯着不远处的云诗彤,那一丝灼热却是怎么掩饰不住,或许,他也没有想要掩饰什么。

    “草!”段飞忍不住骂了一声,骂这神使阿仆的不要脸,这就跟一个女人做了妓女还要立贞节牌坊似的,这神使阿仆典型就是做婊子还要里贞节牌坊的主儿。

    “草,这个字眼太粗俗,我佛说,要说日,或者太阳……”神使阿仆纠正道。

    “我日……”段飞又咒骂了一声,这次终于斯文了。

    “哈迪斯,我们做个交易吧?”神使阿仆忽然说道。

    “什么交易?癫痫病要怎么治”段飞心中一动,神色却一动不动的看着阿仆,等待他的后话。

    “你把你那个女人送给我享用三天,然后我请求我神和我佛赐你不死,到时只废掉你的五肢就可以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神使阿仆问道。

    “我开心你妈”段飞终于怒了,身上的杀气瞬间爆发,警惕的看了一眼那个始终站在小树林深处一动不动的人影后,果断的冲向了神使阿仆……

    “你对我神不敬,我赐你死。”神使阿仆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只不过在那眼神里却有一丝得意,因为他感觉的到此时的段飞的愤怒,而愤怒,却会让一个人失去镇定,这对普通人或许没什么,可是对他们这种高手来说,心情不稳定就意味着伸手的下降,就意味着机会!

    他之所以在这里扯淡这么长时间,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刺激段飞,而现在,他成功了。段飞愤怒了,气息不稳。

    所以,神使阿仆也动了,他猛的迎向了段飞……

    只不过神使阿仆冲上去的快,退回来的也快……

    只不过这次不是神使阿仆自己退回来的,而是直接飞回来的……是被段飞打回来的……

    “咕咚”

    神使阿仆那沉重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神使阿仆的身子在地上飞快跳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微笑着向自己走来的段飞,表情极度震惊。

    “这么点心计就想刺激我,神使阿仆,今天你完蛋了……”段飞说完,速度忽然加快,直奔神使阿仆……

    一千六十三章 印度邪术

    神使阿仆的脸上露出更加强烈的震惊。

    眼看着段飞的身影越来越近,双脚在地上忽然用力一登,身子如同大鸟一样往后飞了出去,是的,真的仿佛一只大鸟,就仿佛他的身体没有重量似的。

    紧接着,重新落地的身世阿仆飞快的闭上的胸前做了几个奇怪的动作,嘴里更是念念有词,那样子就像是跳大神的神棍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飞终于来到了身世阿仆面前,右手如同铁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咣”

    一声沉闷的类似金属一样的声音传出,段飞的前进的身子仿佛受阻一样,猛的后退了两步,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已经睁开眼睛,正在轻蔑冷笑看着自己的神使阿仆。

    罢刚他那一拳,就像是打在了坚硬的钢板上一样,饶是他的体质非常此时也被震得拳头隐隐发麻。

    “这怎么可能?”段飞心中震惊无比,一个人的身体怎么会变得跟去钢铁一样坚硬呢。

    “哈迪斯,你虽然被称为欧洲地域世界的王者,可是你终究是一个凡人,在面对真正的神使面前,你就是那卑微的蝼蚁。”神使阿仆跟个神棍一样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傲然和得意。

    “你竟然修习过万恶的妖术?”段飞的心中一动,看着神使阿仆的眼神变得更加凝重许多,就是刚刚他一击将神使阿仆击飞而对方却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纳闷,一个可以=和耶稣比肩的恐怖高手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虽然作为杀手排名很多时候依靠的并不止是单纯的武力,可是段飞没有武力,就算你有再多的技巧和方法都是扯淡,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扯淡。

    而刚刚神使阿仆被自己一击打飞就让段飞想不清楚,然而哪里医院治疗癫痫好现在段飞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神使阿仆刚刚并不是没有施展力,也不是隐藏,而是他本身的实力就是那个水平,根本就不能跟自己抗衡,差的远了,可是神使阿仆却有另外一个底牌,他竟然修习会了南非那个国度中流传的有着万恶传说的妖术……

    段飞忽然就想起了刚刚神使阿仆闭上眼睛手舞足蹈神神叨叨念念有词的情形,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神使阿仆是一个修习了印度教神话中才提及到的妖术,当然,妖术这个说法是对外界这些对其并不了解的人,而对于其自己却是被称为神术,一种在这个世界上很少见但是却说不出的诡异的功夫。

    “这不是妖术,这是伟大的神术,你的语言一定会让我神谴责。”神使阿仆的脸上露出生气的表情,对于任何一个修习了印度教神术的人来说,被人称为妖术都是对他们最大的耻辱。

    “狗屁的神术,不就是外界没什么了解的异教邪术吗?”段飞不屑的哼道。

    “你的话已经让我神愤怒,我要代表神收服你这个干侮辱我神的凡人。”神使阿仆被段飞的话激怒了,再也顾不得在那里装神弄鬼,身子如同闪电一样向着段飞扑来,其动作竟然比先前快了不下十倍……

    “我草,这印度邪术果然诡异。”段飞被神使阿仆的前后巨大转变给吓了一跳,如果说先前的神使阿仆的速度只是开个拖拉机的话,那此时的神使阿仆开的就是玛莎拉蒂豪华跑车,反差太大了。

    段飞几乎是本能的身子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了神使阿仆那只抓向自己咽喉的黑乎乎的手掌……

    “嘶”

    神使阿仆手掌抓空的位置竟然冒起死死是黑烟,清醒说不出的诡异。

    “娘的,真邪门。”段飞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再次躲开了阿仆的一次攻击,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段飞经历的大小阵仗没有以前也有八百,可是却从没看见过眼前这样诡异的情形,神使阿仆抓过的虚空竟然会冒烟,这要是抓在自己脖子上会成什么样的?幸好这还只是抓自己咽喉抓空的地方冒烟,要是这个神使阿仆的胳膊时时刻刻的都冒烟,那他就完可以去拍恐怖片了,太诡异了……

    “哈迪斯,你竟然只会逃跑吗?”接连十几次的攻击落空后,神使阿仆忽然站住了脚步,语气不屑的说道。

    “跑也是一种本事,有本事你抓到我?”段飞回道,心里也很纠结,这个神使阿仆自从神神叨叨的念念有词后,整个身上就像是变成了钢铁一样,根本打不动,自己的身手和力量都不能对这个家伙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这样的话他不跑还能干什么,硬抗?那不是找死吗?万一被那跟骷髅一样的黑手抓住自己岂不是就得完蛋了,不过幸好段飞发现这个神使阿仆在施展了那所谓的印度邪术之后虽然身体变得坚硬如钢铁,速度也提升了不下几倍,可是进攻技巧却没有什么变化,否则,按照现在神使阿仆的速度,自己想要闪躲也不是那么简单了……

    “你”神使阿仆被段飞的话气的不行,忽然,他的眼睛一转,看向了不远处护栏旁边的云诗彤,嘴角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身子忽然冲了出去,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冲向段飞,而是冲向了不远处的云诗彤……

    “我日啊!”段飞顿时吓了一跳,毫不犹豫的在后面追了过去,心中暗骂这神使阿仆无耻,竟然去抓自己的女人威胁自己,有没有一点高手的风格啊?

    只不过此时的段飞已经没时间去咒骂了,因为这个阿仆根本就没有那所谓的高手风范,否则也不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来了。所以,段飞此时只能拼命的往前追,他不敢想象如果云诗彤那细皮嫩肉被神使阿仆那黑乎乎的爪子抓一下会是什么情况……

    段飞不敢想象……

    “砰”

    神使阿仆的速治儿童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度快,段飞的动作也快。

    咱们说的废话连篇,其实只是一瞬间,段飞就追上了阿仆,一拳砸在阿仆的后心上,然后拳头化掌猛的一抓身子倏然前进超越了神使阿仆,正拦在云诗彤面前,双手如同灵蛇一样诡异的探出正好抓住了神使阿仆的前伸的右手……

    段飞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你的身体够硬我打不烂,那我就先扭断你的胳膊,就算是钢铁做的胳膊段飞有信心可以扭断。

    可是这一切想法只是刚刚浮现在脑海里段飞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段飞的手掌刚一抓在阿仆的手腕上还没来得及用力就”啊“的一声吓得松开,而自己的右手上却出现了丝丝黑烟,一种灼热的燃烧感觉葱从手掌传来,饶是段飞都疼的心里一阵颤抖……

    “我这双手是被我神洗礼过的神使之手,你一个凡夫俗子竟然也触碰我的神使之手,简直自不量力。”经过段飞的阻拦,甚至阿仆也站住了身形,看着段飞那震惊的表情得意的说道。

    “狗屁的神使之手,鬼才信你。”段飞虽然冷哼,可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神使阿仆的双手,他想不通,一个人的手掌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温度,那绝对不止一百度,甚至更高,幸好他反应的及时,否则刚刚自己的手就要被烤熟了,真不能相信这么高的温度那神使阿仆怎么能承受的住?难道这一切都是那所谓印度邪术的效果?

    神使阿仆难得的这次没有跟段飞争辩自己这双手到底是不是神使之手,而是转头看了看护栏边依旧面色平静的云诗彤,对段飞道:“哈迪斯,你原本是一个半神,你也原本可以有能力离开,只不过你现在心有牵挂,所以,你死定了。”

    “谁死还不一定呢。”段飞低头看了眼红彤彤的手掌,眉头紧皱,这个神使阿仆身上说不出的邪乎,更是会什么印度邪术,打也打不动,碰也碰不得,怪不得被称为是和耶稣同等级的超级恐怖人物,现在段飞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施展粗邪术的神使阿仆简直就是一个超级怪物,已经算不上是正常的人类了,你说一个正常人谁能皮肤硬的跟铁板一样,手热的跟火炉一样,阿仆就能,而且丫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草,今天麻烦了,这可是怎么办?

    段飞心中飞快的转动着,如果只是他自己大不了他拔腿就跑,这神使阿仆虽然厉害可是却也奈何不了自己,可关键是自己身边还有个云诗彤,直接让他想跑也跑不了,何况,在那小树林里那个从现身后就一动没动过的瘦弱人影总是给段飞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那个人影应该是比神使阿仆更加恐怖的存在。

    只不过现在段飞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眼前的阿仆就让他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知道这种印度邪术总是有一个时间限制,可是却不知道这个神使阿仆的邪术时间限制是多少,而看这个家伙一副老神在在不急不忙的样子,估计短时间内印这邪术不会失效的。

    “唐三他们什么时候到?”段飞一面警惕的看着神使阿仆,一面压低声音头也不回的问云诗彤,他现在子希望唐三跟唐玉这俩人赶紧到,唐家姐弟的伸手他是相信的,那可是龙甲小队的最优秀的新晋成员,如果眼前的神使阿仆不施展什么写书的的话,唐三都能完虐他。

    段飞不知道唐家姐弟能够帮自己对付这个邪乎的阿仆,他只需要两人能够把云诗彤带走就行了,没了心里牵挂他就能完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了,其中包括一些不愿意让云诗彤看见的东西。

    “应该快了。”云诗彤听见段飞的话后淡淡的说道,脸上依旧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在商场混迹两年她常年身居高位,即便是现在明显的危险境地也不会表现出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她更知道此时自己胆小也没用,反而更给对方机会,只不过云诗彤此时心里却很是纳闷,这个打扮古怪的黑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自己两人?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ycz.com  漳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